奈落何

当初读美丽的新世界的时候,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,非常的可怕,简直毛骨悚然。
后来才慢慢的知道,其实他反应了一种本质现象。
我不是机器的调控者,我只是一个小齿轮,我要符合运转方式,如果不跟不符合我就会崩裂,机器还是会一直运转。
齿轮应该没有灵魂的,如果没有灵魂,他会按照程序去转动,可能会出现规格问题,但他也会接受调控者的打磨。
我当时想,美丽的新世界为什么不可能实现,每个人都成为一个齿轮,不管精密的还是粗糙的,都可以获得完美的快乐。
但人不是齿轮,他拥有灵魂,所以新世界里总会出一两个意外。
然后重归平静,是的,重新恢复秩序。
我们现在看似好像迸发这无数的可能,其实我们被死死的控制在里面。
就算有很多不合格的齿轮也无所谓,他们有很多方法去打磨,或者,销毁。
从古至今从来如此,间歇性复发的病症。
一个美丽的世界,令人赞叹。
很多时候,我们想要换路的时候,就慢慢的在接受调控者的打磨,换着换着,我们会发现,我们终究囿于牢笼之中。
打磨你的不是岁月。
我惊叹于各种各样的演绎故事的方式。
但会有人决定我们看什么。
我开始使用固态硬盘,使用笔纸来记录一些事情。
我不信赖云,云后有调控者。
很多事情,需要一些载体,只有远离云的载体,才是安全的载体。
我发现我一辈子都要背负着这些束缚,不仅是我,是所有人。
非常的窒息,唯有死亡可以逃避。
这时,那些远离云的东西,好像牢房里的一个小洞一样。
洞那头可能一个人都没有,但可以放点东西。
也许有一天这种窒息感将在我心头慢慢消散。
那一定不是我想清了,那应该是我习惯了。

评论